彩虹合唱团金承志:“琴童潮”不该被完全否定,热爱与勤奋相加才能学好音乐

时间:2019-09-06 18:34来源:作者:点击:

导读:
扫描关注公众号

原标题:彩虹合唱团金承志:“琴童潮”不该被完全否定,热爱与勤奋相加才能学好音乐

看点 近期,炮制出诸多“神曲”的上海彩虹室内合唱团指挥家、作曲家金承志,因为与团队在过山车上唱歌,登上微博热搜。恰逢金承志参加哈佛峰会演讲,外滩君就孩子的艺术兴趣是否需要培养?又该如何培养?这些家长的痛点与他聊了聊。金承志表示:以音乐为例,家长们需要意识到,学音乐是一条辛苦的、循序渐进的道路,不能抱着功利心态去学习。不过,孩子们无需为此恐惧,因为音乐,是阅读和体验之后,对审美的践行。

文丨程陶然 编丨Travis

“感觉身体被掏空,我累得像只狗”、“春节自救不仅要靠智慧,还要靠爱常相随”、“本人第六次郑重宣布我要减肥了”... ...

他谱写的一首首神曲唱出了当代城市人生活的喜怒哀乐,他所在的彩虹室内合唱团,也从同学之间为兴趣而创办的兴趣小组,成为了演出一票难求的“网红”合唱团。

他就是青年指挥家、作曲家金承志先生。

自16年《张世超你把我家钥匙放哪了》一曲在网络爆红之后,金承志先生与彩虹合唱团越发受到大众的瞩目,其后的一系列作品更是广泛受到青年人的共鸣。

金先生的词曲之所以深入人心,正是因为他将经典的合唱唱法与现代生活的细节相结合。

对于这样一个把“Santa Maria”“牛仔很忙”熔于一炉的音乐人,是如何将古典与现代、传统与创新合而为一,令人有诸多的好奇与遐想。

近期,哈佛峰会在上海举办,外滩君有幸在现场采访到了前来演讲的金承志先生,畅谈他的音乐成长经历、对当下音乐教育的看法以及音乐与生活、社会的关系。

演讲中的金承志

“吃好饭,睡好觉”,才能写的好歌

2012年,25岁的金承志陷入了人生的低谷,作为一个青年指挥,所有合作过的乐团都把他拒之门外,解约的理由千奇百怪,从质疑其指挥手法到为人,应有尽有,用他自己的话说“凡是你能想到的关于一个指挥的坏毛病,当时都被套在我身上”。

展开全文

刚踏出上海音乐学院的他,对于自己作为音乐人的未来产生了深深的迷惘和怀疑。

1987年出生于温州的金承志,并不像中学语文课本上所描绘的音乐家那样,出生音乐世家、从小接受严格的乐器训练,一切朝着以演奏家为目标前进。

相反的,在上大学之前,他并没有认真考虑过把音乐作为自己的职业。

金承志说自己是野路子出身,从没接受过正规的音乐训练,虽然一直有在学习钢琴,但也从未严格按照老师的要求,一个乐谱一个乐谱地去听海顿、肖邦、李斯特。

相反的,在他的童年,从电影音乐到动漫音乐,再到流行音乐、爵士摇滚,无所不听。回想这段经历,金承志觉得:正是这样大杂烩式的音乐输入,沉淀到内心深处,才塑造出了今日自己多变的作曲风格。

相较于枯坐在琴键前,他对于创作的兴趣,则来的更早,他说自己三年级时就唱了第一首自己写的歌,因为妈妈放的洗澡水太烫,洗澡时他脚都沾不了盆底,于是他就写了一首《我在澡盆里溜冰》在洗澡时唱,把浴室外的家人吓了一跳。

创立彩虹合唱团之后,这种紧贴生活琐事的创作风格,更是成了金承志作曲作词的标签,为人所津津乐道。

有时,创作并不是起源于一个完整的格式,而是来源于某一段、甚至一丝细微的情感。古往今来,许多知名的音乐之所以能流芳百世,恰恰是因为其中反映出作者那种朴实而真挚的原动力。”

说到自己的曲风,他这样评价道:

“创作的经历,让我从一个被动的演绎者,转向了一个主动的引导者,这一点是我在创作中收获的最大的快乐,也是我创作的动力。”

到了高考的时候,金承志第一次开始认真审视音乐与自己未来的关系。综合了多重因素后,他认定了音乐是自己将来要走的道路,于是来到了北京,备考中国音乐学院

经过两年的准备,金承志以专业第一名的身份,考入指挥系,同年开始认真学习作曲。此后又来到上海音乐学院学习,毕业后成为了一名乐队指挥与词曲作者。

然而,初出茅庐的他却经历了巨大的挫折,失去乐团工作的他成为了一名“沪漂”,恰逢父亲生病需要康复,于是在上海找不到方向的金承志便随父亲一起去往山上疗养。

金承志

山上的生活单纯而朴实,在每天的日出日落中,金承志发现了与车水马龙的上海截然相反的另一种生活。

山上的农民不爱在晚上喝浓茶,不像深夜上海的加班族嗑着功能饮料拼命,因为睡不好觉会影响第二天在田间的劳作。用他们的话讲:“睡好觉很重要”。

山里的农民吃饭很慢,要细嚼慢咽的感受食物的味道,不像写字楼里的白领面对盒饭狼吞虎咽。用他们的话讲,“不慢慢品味食物,就对不起劳作的辛劳,也对不起辛辛苦苦种出来的作物,吃好饭很重要。”

乡间的小孩漫无目的的在桥上荡脚丫,不顾虑落水的风险,也无所谓时间的流逝,不像城市里车水马龙中的加速狂奔,如果你去劝阻他,他还会不耐烦地回嘴:“关你什么事!?”

金承志在他不长的生命体验中,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不一样的生活逻辑:一种与疲于奔命的城市生活相左的逻辑,一种属于好好吃饭、好好睡觉的“慢”的体验。

“我在山上最大的感受就是时间是可以被‘浪费’的。回忆这段经历,金承志如此说道。

“不是说无所事事,而是要找到自己在做的事情到底是为了什么。

过去,我总是被教导要无休止的努力,很少想过出口在哪里、方向在哪里。

面对音乐、面对团员总是想着音乐能给我什么,我通过音乐能得到什么;而从没想过我想用音乐做什么,我能用音乐做什么。”

抱着这样的心态,回到上海的金承志,重新开始了彩虹合唱团的指挥和创作。

彩虹合唱团就是一个‘浪费时间’的地方,团员和我一起在这里‘浪费’我们周末的生活,所以我就想把别人都不关注的生活的细节写进歌曲,把合唱当做是我们生活的一个写照。”

2016年,《张士超》在网络爆红,从此彩虹合唱团也从小众的业余团体,逐渐走向全国闻名。

表演中的彩虹合唱团

苦练和兴趣兼顾,才能学好音乐

回顾自己童年学音乐的经历,金承志说相比于后来的琴童,自己懒得很,更多的精力都拿去翻闲书,看自己感兴趣的文学作品去了。

然而,相较于那些在童年苦练乐器的孩子,他却走到了最后,成为了一名音乐职人。他认为:热爱与勤奋两者相结合,才能真正的在音乐学习的道路上有所收获。

在素质教育的大背景下,掌握一门乐器、学会一项运动,成为了许多家长心目中孩子成长过程中的必修课。学钢琴、学小提琴、学声乐成为了学前教育的浪潮。

然而,大部分的孩子在完成指定的目标,例如钢琴考级之后,往往就再也不会去触碰曾经学过的乐器,童年的音乐学习成为一段可有可无的鸡肋历程,使得前期的投入成为一种浪费。

针对这种现象,金承志认为:孩子的音乐学习首先不能抱有功利的心态。音乐是美的,想要了解、学习音乐,首先应该让孩子喜欢上音乐。

他说:“孩子学音乐首先应该和音乐交朋友,在一开始要学会的是怎么样去听音乐,而非拘泥于某一样乐器。国外现在流行的音乐启蒙教育是从让孩子跟着节奏拍皮球开始的,看似简单,实则是在培养孩子对音乐的宏观认识。”

演出中的金承志

除去培养兴趣之外,还应当去找到孩子所适合和擅长的音乐领域作为学习的方向。

金承志以自己为例,他在学钢琴时并没有那么好的耐心,枯坐在琴前重复他人的作品令他度日如年,而相反的,在音乐创作中,他作为一个主导者,能发挥出自己的表现欲,抒发自己的情绪与感悟,因而令他如鱼得水。

对于每个学习者而言,擅长的方向都是不同的,只有找到适合自己的,方才能更省力、更有效的培养孩子的音乐能力。

同时,金承志也并不赞同在音乐上的“快乐学习”。

“音乐、特别是乐器,像钢琴、小提琴,注定是‘十年磨一剑’的,没有三五年的训练,其实学习它毫无意义。

想要学好一样乐器,从中体会到音乐之美,必须要经过磨练。那种一个孩子没学过钢琴,天生就会弹奏的“天才”故事,一看就是假的嘛。

对于学音乐的孩子来说,有了兴趣,找对了方向,就应该朝着那个方向去努力,然后自然而然的,通过磨练,让他开花结果。”

金承志说,当下学琴热所带来的琴童潮,确实是有利有弊的。

从好的角度来说,大浪淘沙确实使一批有天赋的演奏者脱颖而出,但另一方面,枯燥的训练也使很多人丧失了音乐的乐趣,他不少从事音乐工作的好友在下班后都是谈琴色变,对这份生活颇有些厌倦。

对于每个家长来说,孩子的音乐学习,究竟在他生活中扮演什么样的角色,应当在循序渐进的过程中逐步发现。

如果只是把音乐的学习当成是成长道路上的一种调剂,那么重要的是培养孩子对音乐的喜爱与宏观的理解;

如果孩子真的有天赋与意愿,就应当明白专业的道路是充满困难的,音乐在生活中是怎样的作用与地位,应当根据每一个人自己的情况去平衡。

谈及彩虹的作品越来越多的被音乐老师当做是课堂上教学的素材,金承志也说这对他来说也带来了不少挑战和压力,更让他感受到创作中的责任感。

他说自己的作品始终想传递出正向的情绪,带给大家正能量与快乐,让作品成为听众紧张生活中的一种调剂与释放,是他创作的主旨,也是他不断钻研的方向。

后台上妆中的金承志

音乐是阅读和体验过后,对审美的践行

相比起学音乐,金承志说自己童年更多是喜欢看闲书,那个年代新潮的书不多,翻遍书房和图书馆,多的则是经典名著和古书典籍,于是也就把之乎者也挂在嘴边。

书中说什么,就模仿着做什么,也把字里行间的“家国情怀”、“仁义礼智信”当成了自己的标杆,这些东西和零零散散的古典乐、现代乐糅杂在一起,成了他今天创作时的养分库。

“经典给我最大的获益来自于对审美的培养,我从书中得到的最大的体会是,什么是美的。”

他说他从小就很关注美的概念,可能比起现在的年轻人,他的审美要古典一些,相比于写城市的喧闹,他更喜欢去创作属于故乡山水的曲调,《净光山晨景》、《白马村游记》虽然不那么火爆,却是他真正想表达的东西。

有朋友揶揄他歌词里对“杨柳蒹葭”的喜爱,讲到北上广春天漫天飞舞的柳絮如何讨厌,他一笑了之,“美在于角度,每个人心中都有他认为美的东西,这点是无法强求的。也许有一天,换一个视角,他们也就明白了我眼中的杨柳是什么样的”。

金承志说故乡是一种味道,不是特定的山或者景,而是在繁忙的城市生活之外的,一种寄托与怀恋,是在城市喧闹之外的一种回归,是调剂车水马龙的嘈杂的一种释放。

“葫芦河畔扬尘,十万铁骑叩关”,是他金戈铁马的《玉门关》;“云蔽江月花吹千雪”,是他恋恋不舍的《南浦云》。

他说,音乐只是自己表达的端口,创作正是对自己审美的一种践行与发掘。

金承志童年读过的古籍与现代都市的生活交融在一起,塑造出看似矛盾的两个金承志,一面是在净光山上“雾散草堂日朣朦”的田园诗人;另一面是“跳过朝阳公园的广场舞,雾霾也没能将我征服”的都市青年。

谈到在互联网时代人们阅读习惯的变化,他有些无奈,“互联网有很多好处,但也把我们的时间切成了碎片。”

他这样评论当下年轻人的阅读,“不管在路上还是在枕上,闲暇的时间都被碎片化的资讯填满了,而失去了去和经典对话、思考的机会。”

但金承志也很乐观地相信,生活不会永远快下去,总有一天人们会回到书本中来,再次探寻经典中的那些味道。

演出中的金承志

金承志说,如今自己谱写的作品不仅仅是自己创作的产物,更是经由每一个团员在舞台上表演诠释后,才能升华到如今。

“想要感动观众,首先先要感动自己。这是他在创作与演出时始终坚持的座右铭,为此他和团员一起一遍遍的打磨着动作、唱法乃至情感。

团员自己未必意识到这样不断的探求有什么意义,但他相信这样的喜怒哀乐背后一定有一些伟大的价值。

虽然尚不知道,这样的探索历程的终点究竟在何方,但金承志相信在音乐与艺术的彼岸等待他的一定是很美好的东西,而这样的美好就隐藏在这些可以被用心浪费的时间里。

这是金承志坚定的东西,也是他会一直继续走下去的道路,不管它分岔如何,伸向何方。

注:感谢华夏基金·2019哈佛HCAUSCR中美学生领袖峰会对本次采访的支持。

最新文章
推荐文章

热门标签

怀孕 备孕 体位

凯发|凯发国际

Copyright © 2018 凯发凯发|凯发国际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号:

声明: 本站文章均来自互联网,不代表本站观点 如有异议 请与本站联系 本站为非赢利性网站 不接受任何赞助和广告